贵州教育网| 贵州教师服务网| 贵州学习网 全省教育宣传通讯员QQ群:399795339  教研学习交流QQ群:612573886
印江自治县实验小学2018年第2期校园报...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» 教师团队 » 教师文苑
怀念甜润的五月
点击次数:  字号:[ ]  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 

     五月是属于栀子花的,香甜的味道浸透了全部,想不浪漫都不行。五月还是粽子的蜜月,香糯的粽子香飘浮在空气中,让人无法抗拒那裸露的白滑诱惑。五月是收获亦是播种,在五月里撒下希望的种子,就会在深秋收获到希望的果实。躺在栀子花甜润的怀抱中,不想睁开朦胧的双眼,只想让她肆意地浸透心扉……

然而,浪漫的五月却不钟情于二十多年前的家乡,村里的人不懂栀子花的娇媚,更无法让她领着灵魂去流浪,再风情万种的千娇百媚,也敌不过山坡上的一块块麦地,乡亲们没有时间去理会粽子那带着诱惑的糯滑,再香糯的味儿也不如麦茬中急着出窝的烤烟苗重要。村子里没有洁白的栀子花,大家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令人痴迷的味道,他们不知道也无需知道,因为他们把所有的心血都抛在了那一坡接一坡的麦浪上了,包括我的父母。全村人只有外公包粽子,因为外公负责在家煮饭,更因为他家的麦地有二舅守望,所以粽子只属于外公一家。我只知道那时的我们很馋,放学时经过外公家门外小路时,故意大声讲话,外婆就会问:“要吃粽子就来拿”,早忘了奶奶的叮嘱“不许去别家守嘴”,外婆家也不例外。先吃两个为快,便匆匆逃回家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的五月一直都是麦子作伴,五月是麦收时节,家家户户都披星戴月地收割地里的小麦,“梅子黄时家家雨”,动作稍慢点时只能望着沉甸甸的麦穗耷拉着脑袋,不停地发芽,烤烟在杂夹着杂草的麦地里煎熬着,一旦错过时间就会抽苔,那么一年什么都白忙活了。父亲特别在乎这个时间,就像赶车的人一样,生怕错过车开的时间。家乡的五月是繁忙的,也是辛劳的,父亲额上的汗珠就是最好的见证,他那被阳光晒得通红的肤色与麦地的色调竟是如此的和谐,记忆中我从未见过那么美的画面。

     一坡又一坡的小麦在父亲锋利的镰刀下齐刷刷地倒下,只见麦穗在他手中不停地翻滚着,一眨眼又捆了一把,害得我和妹妹把双肩都背得又红又痛,放下背篓时,那两道勒痕还死皮赖脸地跟着,让人恨得直跺脚。麦子割完后还剩下整齐的麦桔秆,需小心翼翼地拔起,这个活虽然简单却不好操作,要把麦秆根上的泥抖干净。因为还需往家里背,那圈里的牲畜需要它,那时看见悠闲吃草的马都忍不住要骂上几句,真恨它不能来帮忙驮运。更为重要的还要把杂草采干净,还不能把泥抖在父亲的宝贝烟叶上。有时双手起泡或被麦秆划破时,偶尔会发发牢骚故意对着烟叶抖泥巴,父亲看见了准会大骂一顿,谁叫你动了他的心肝宝贝。责骂过后,他黝黑的脸上又会露出慈祥的笑容,语重心长地说:“现在你服待好了它,过久它就变成钱,一张叶子就是一元钱……”。那时听到父亲这句“老经”时心里反感极了,始终不解他为什么爱那长满锋芒的麦子,爱那全身都是苦味的烤烟。长大了才知道父亲是一个很称职的农民,是他用他的双手和他的烤烟撑起了家,正是他对庄稼痴迷的爱,才让我们姐弟五人在缺衣少食的岁月中不仅有吃,还能去学校读书,让小伙伴对我们的帆布书包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那时的五月不是在父亲的手上,就是在他的双肩上,那一把把沉甸甸的麦穗,让我从小就喜欢五月,家里不会包粽子,也不会有人知道枙子花的芳香,可我却能着伴着香甜的馒头进入甜甜的梦里,一碗又一碗的油泼面条,早把双肩上的勒痕抛到九宵云外去了。五月从父亲背篓中高高的麦穗尖上溜过,我从未遗憾过没有粽子的五月,反而从父亲的双肩上学会了担当。

那时的五月,到处是微风横扫过麦尖留下的“唰唰”声,一片片的麦子在阳光下有节奏地起伏着,云雀直入云霄,在高空中盘旋着叫个不停,地里到处都是镰刀碰到麦秆的声音,太阳照在刀尖上格外的晃眼,遍地都是劳作的人们,人语鸟语还有牛的哞哞声,小孩吹麦秆哨的声音,全都混合在一起,凑成了一曲粗野却又欢快的乡村小曲。

如今眼里的五月,到处是栀子花的馨香,到处是粽子的味道,可心却似落单的鸟儿,留下遍地的孤寂。那时的五月虽没有栀子花和粽子,可我觉得空气中到处都是甜润的味道。没有了麦子和云雀的五月,一切都是如此的黯淡,深深怀念着那个光着脚丫拔麦秆的岁月,双肩上红红的勒痕,父亲快而薄的镰刀……一幕幕的画面深深地烙在眉间,可再也无法去捕捉那一缕缕透着父亲烟味的阳光了,那到处是麦子的家乡已经渐行渐远。

 

 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